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花之歌姬,幻之騎士(上)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花之歌姬,幻之騎士(上)

小說:暗黑破壞神之毀滅作者:第七重奏01字數:5076更新時間 : 2016-12-21 21:26:19
    ********************************************************************************************************

    “好吧,為什么要偷襲我,我給你三秒鐘解釋的時間,三秒,只有三秒知道嗎?”我肅著臉,宛如高高在上的大法官一樣,嚴厲喝道。

    “吧嗒吧嗒,啊嗚啊唔~~”回應我的是這樣的含糊聲音。

    “好了,看來已經沒有什么好辯解了……我說你們,到是聽我說話啊!!!”看著眼前這兩個吃貨,我怒掀心靈的茶幾。

    回憶前一刻,我被小亞瑟王刺了,噴血了,然后清醒過來的維拉絲發現有人在,大羞之下,乘機逃離了我的魔爪,可謂是人血兩失,結局聽者傷心,聞者落淚,慘不忍睹,堪稱暗黑大陸本年度最佳慘案……什么最佳啊,最佳你妹!你妹最佳!

    額頭上的十字貼,還是溫柔善良的維拉絲,不計較我之前的肆意欺負,幫我貼上去的,也是最好的物證,證明了眼前這個看似可愛的小手辦,手段究竟有多兇殘。

    可是,這丫現在居然無視我,和死狗一起大聲嚷嚷著餓了,在享受著維拉絲端上來的佳肴美餐,你說可氣不可氣。

    “蕾奧娜和亞瑟王殿下好多天沒有回來了,大概是餓壞了。”維拉絲同情心旺盛的幫一狗一手辦說話。

    “有多少天沒有回來了?”我一聽,覺得沒辦法坐視不管。

    “記得上一次見到蕾奧娜和亞瑟王殿下,是在……嗯,是在大人回來的三天前。”維拉絲點著下巴想了想,道。

    “我回來的三天前……也就是說……”扳著手指頭,我精確的算了起來,最后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

    這兩個家伙,竟然離家出走好幾天了!!!

    “說說看,小家伙。這段時間都跑哪去了。”等小亞瑟王填飽肚子后,我將她捧在手心,戳了戳那嬌小柔軟的臉蛋問道。

    “秘密噠,秘密噠。本昂去特訓了噠。”小亞瑟王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做狀得意。

    “特訓什么?”

    “和坐騎合體噠,合體噠。”

    目的到是沒有瞞我,只不過……要和我合體的特訓,為什么會沒有我的份。難不成到時候她要強制鉆到我的嘴巴,或者從我的后背弄出一根奇怪的柱子型駕駛艙,進入里面操縱駕駛?

    以兩者的體型比較而言,我到不是不可以成為小家伙的剛大木,只不過是型號較為迷你罷了。

    問題,是我的意愿呢?

    陛下,您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初號機嗎?就是因為某個中二少年無證駕駛才屢屢發生暴走事件的啊!

    “冒昧問一句,你打算怎么和我合體?”我顫顫發抖的舉手問道。

    “秘密噠。”

    “給我說明啊,不然每晚都會做噩夢的!”

    沉默片刻,小亞瑟王才一改得意模樣。扁著小嘴:“暫時還沒有想好噠。”

    不妙,好像更恐怖了,天知道這小不點王會想出什么餿主意。

    “那你是怎么和以前的坐騎,那個紅龍女王特蕾西合體的?”我又問道,總覺得不搞清楚的話,會迎來人生的巨大危機。

    “……”小亞瑟王又是沉默起來,過了好久,才小嘴更扁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升起了亮晶晶的霧水。

    “沒什么特別的合體噠……本昂平時只素坐著特蕾西飛來飛去噠。”

    也就是說……上次撒謊了?

    我頭疼了。這小不點王的性格,我也差不多摸透了,雖說被小幽靈刺激,一時情急撒了謊。不過既然做了這種有違騎士王之道的事情,以她的性格,為了彌補回來,就一定會把謊言實現。

    我似乎已經能在大腦里勾勒出一副未來的藍圖——威風凜凜,英姿颯爽,已然是大陸英雄。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的小亞瑟王,穿著藍白色的緊身駕駛服,帶上頭盔,一躍跳上我的肩膀,輕輕在耳朵上一按,印有【HHH型-救世福音禽獸公爵號】型號字樣的我的后腦勺蓋,立刻彈開,她往里面鉆了進去。

    然后,我的一雙鈦合金狗眼忽然紅光大綻,全身關節噴出迷之氣體,手臂動了起來,將裹著身體的斗篷一扯撕爛,露出宇宙金屬精心打造的,肌肉兄貴狀的霸氣外觀,位于胯下,高高聳立起來的陽離子破壞炮,讓所有敵人都為之心驚膽戰,絕招是傳說中的電鉆陽離子炮,炮管先化為鉆頭鉆入敵人的體內,從內部發射能量,破壞力驚人,中者必死,十分的可怕。

    這樣掉了一地節操的未來我不想要啊導演……

    想著想著,我就OTZ了,悲從中來,淚流滿面。

    “坐騎噠,坐騎噠?”小亞瑟王十分體貼的跳上來,摸著我的頭。

    “什事?”心死如灰,我連多一個字都不想說了。

    “就那么不高興和本昂合體噠?”小家伙可愛的鼓起嘴巴,問道。

    “咳咳,這個問題問的好。”我忽然靈光一閃,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你想想看,我和小幽靈合體,已經是既定事實了,對吧,就算你真的找到和我合體的辦法,也不過是拾人牙慧罷了,身為最偉大的大陸之王,怎么能跟在別人屁股后頭,一定還有其他辦法是不?”

    “這個……”小亞瑟王冷靜下來一想,似乎也的確是這么回事的樣子。

    “坐騎有什么好辦法噠?”

    “不如這樣,我們換個創新點的,與眾不同的,驚世駭俗的,讓別人無法模仿的,更沒辦法超越的。”我故作深沉。

    “不愧素本昂的坐騎噠,快點說來聽聽噠!”小亞瑟王眼睛閃閃發光的看著我。

    “很簡單,咱們來點逆向思維,將位置調換過來,讓坐騎騎主人怎么樣?”我爽朗的朝對方豎起大拇指。

    “原來如此。的確素個從未想過的辦法噠。”小亞瑟王震驚了。

    然后我的腦袋又開花了。

    “就知道無能坐騎想不到好辦法噠,笨蛋噠,嗚禮之徒噠!”將牙簽劍上的血漬甩干,小亞瑟王生氣的將臉蛋鼓成了包子形狀。氣呼呼的嚷道。

    “等等,其實我還有別的更好的辦法。”為了避免未來的剛大木命運,我繼續絞盡腦汁想著,伸手將忿忿的作勢欲走的小不點王叫住。

    “真噠?”被我騙了一回的小亞瑟王頗有些疑神疑鬼。

    “這次是真的,相信我吧。再也不會說位置調換過來這樣的蠢話了。”我認錯反省的低著頭。

    “那好,本昂姑且再聽一次噠。”

    “你不就是想要壓過小幽靈嗎?其實很簡單,只要我們主騎之間,搭配的默契無間,就會讓她羨慕嫉妒了。”

    “有道理噠。”小亞瑟王深以為然。

    “問題素怎么默契無間噠,乃這囂張坐騎,老素不肯乖乖臣服本昂,配合本昂噠。”

    “沒錯,這是最大的問題,于是。我想到了一個既能讓我接受,又能讓我們兩個表現的默契無間的辦法。”我高深莫測的推了推鼻梁,道。

    “說來聽聽噠。”

    “你看,這是一個球。”我拿出一個拳頭大小,半邊紅半邊白,中間還有一道黑色開口的小球。

    “我把球頂在頭頂,你站在球上面,為了讓球不從頭上滾下來,同時你也能在上面站穩,就需要我們兩個人同心協力。心心相印,表現出巨大的默契才行。”

    “原來如此噠。”小亞瑟王像好學的學生一樣,死死盯著紅白球,露出深思的表情。

    “而且。還有一個巨大的好處。”我忽然神色肅然,莊嚴神圣的舉起小球。

    “在我們遭遇敵人,陷入苦戰的時候,我忽然大喊【就決定是你了,小亞瑟王】這樣的暗號,聽到以后。你迅速的鉆入球內,然后我把球向敵人扔過去,躲在里面的你,就可以乘機出其不意的靠近敵人,給予對方重擊,這是多么可怕的策略。”

    “嗯噠……”小亞瑟王雙手抱胸,考慮著這個辦法的可行性。

    “的確素個好主意噠。”

    “對吧對吧。”我樂開了懷。

    “但素噠,本昂擔心在一開始訓練的時候,和坐騎的默契不夠,經常會掉下來噠,所以……”

    “所以?”

    “所以只能將坐騎的腦袋削平一點,讓球放的更穩噠。”將鋒芒閃爍的牙簽劍舉在胸前,小亞瑟王抬起頭,對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目光。

    足足被小家伙繞著水晶之樹追殺了一圈,才擺脫對方,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哼,愚蠢的手辦王喲,最后還不是被我繞暈頭擺脫了?

    話說回來,這里是哪?

    我看看四周,只能確定自己還在水晶之樹,但是猶如迷宮一樣的樹須道路,以及一個個錯綜復雜的樹洞通道,卻讓我看的眼花繚亂,分不清東南西北。

    似乎來到了以前從未到過的區域,該怎么辦好呢,原地待機,等待巡邏經過的皇家護衛騎士帶我回去嗎?

    不行,堂堂的親王殿下,怎么能接受這樣的恥辱。

    其實還有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出到水晶之樹的外面,然后跳下去,但是雅蘭德蘭已經三申五令的禁止在水晶之樹范圍飛躍,還是謹慎點好。

    先四處逛逛吧,說不定離自己平時活動的區域很近,拐幾個彎就能柳暗花明了。

    這樣想著,我東張西望的邁出步伐,隨便選了一條路走過去。

    約莫半個小時后,我才終于確定自己迷路了,這里似乎并不是重要區域,都半個小時了,我愣是沒見到有巡邏騎士路過,讓一直準備好的“喲,真是巧啊,阿爾托莉雅正急著見我,能給我指條最近的路去到她那里嗎”掩飾臺詞,憋爛在了肚子里。

    怎么辦,難道真的要玩笨豬跳才能脫出?你說水晶之樹沒事長那么大干嘛,都快成迷宮樹了。

    我困惱的撓了撓頭,腳步依然下意識的不斷邁出。

    忽然,一陣幾乎細不可聞的樂聲,傳到耳邊。

    我瞇起眼睛,聳了聳鼻子。

    咦,奇怪了,為什么聽到樂聲,會下意識的聳鼻子呢?要動那也是豎起耳朵才對吧。

    我困惑的搖著頭,循著這輕微的聲音慢慢向前走去。

    聲音越來越近,我的腳步也越來越輕。

    似乎……找到剛才的答案了。

    耳邊傳來的樂聲,帶著讓人陶醉的香味。

    每一個的音符,就像一朵怒放的鮮花,在耳邊,在眼中,在鼻間呈現出來。

    這些雀躍的音符組合在一起,連綿不斷,變成一首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的優美樂曲,呈現在眼前的,已經不再是錯綜復雜的巨大樹須和樹洞,而是一片鋪滿大地的花海,無邊無際,香味撲鼻的花之海洋。

    腳下的花海之中,一條蜿蜒的小道延伸出去,直到盡頭,帶著濃郁花香的微風輕輕拂過,無數朵怒放的鮮花彎腰點頭,似乎在溫柔的指引,輕輕的嚀呢,讓我順著這條路一直向前走。

    幻覺?

    妖月狼巫衍生的職業病,讓我警覺,但是很快發現并不是。

    這只是純粹因為耳邊傳來的,似乎被賦予了生命的優美樂聲,帶來的感覺。

    想想也是,在這水晶之樹,精靈族的圣地里,怎么可能會有人想害我?

    我放下戒心,任由著樂聲指引,順著那花海之中的羊腸小道,慢慢踱步而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腳步終于停下。

    到了。

    微微抬起頭,鋪滿鮮花的坡上,身穿雪白禮紗,長裙披地,宛如湖中舒展的蓮葉,點綴在鮮花之中的少女,正在上面,席地而坐,輕閉美目,那雙細藕般的靈巧手臂,正搭在身前的豎琴上,纖指輕彈,一個個優美的音符,一朵朵美麗的鮮花,就是從這里誕生。

    景美,人更美,絕美。

    我驚嘆不已,一片空白的腦子里,唯獨留下這六個字的真誠贊美。

    能夠彈出如此優美的樂曲,莫非眼前的少女,是精靈族的十大歌姬?雖說精靈多才多藝的確不錯,但你要說能彈出這種境界,我覺得也只有十大歌姬才有可能了,哥也是見過世面的,陪菲妮她們逛街的時候,沒少聽精靈大師們的彈奏,可遠遠比不上這個。

    咦,等等!

    我忽然驚覺過來不妥的地方。

    精靈族的十大歌姬,地位雖高,但也不能隨隨便便就跑到水晶之樹這等圣地來彈奏。

    也就是說,眼前的少女具有足以隨意的在水晶之樹上逗留彈奏的超然地位。

    然后,她或許是十大歌姬之一。

    這兩點結合在一起,眼前少女的身份,似乎已經可以確定了……(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xsnyq.live。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福建时时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