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再見艾弗利亞

第四百九十一章 再見艾弗利亞

小說:暗黑破壞神之毀滅作者:第七重奏01字數:7547更新時間 : 2016-12-21 21:26:19
    ……

    天空,大地,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這等景象,是何等的眼熟。

    那個家伙,一定是又想看著我迷路,然后再肆意的嘲笑我吧,一定是這樣沒錯,哼哼,這次說什么也不能讓它得逞。

    別小看路癡的智慧呀混蛋,我冷哼幾聲,在盤腿坐地,開始閉目養神起來,然后打起了盹。

    “一陣子不見,你到是變得精明起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前面的白霧,突然像幕簾似的兩邊拉開,一把孤零零插在小山坡上的長劍,露了面,發出有些不甘心的響聲。

    “呼呼~~”

    “……”

    “喂!小子,你該不會真的睡著了吧!!”

    震天的咆哮突然從耳邊響起,我連忙一個竄起,像被夜狼的腳步聲驚動的田鼠般,警惕的四處張望著,終于看到前方高高山坡上的那把白色長劍。

    “你在說什么呀?我只是在閉目養神而已。”我心虛的說道,卻不由自主的伸了個起床的懶腰。

    “我到真要問一問,究竟該笨蛋到什么程度,才能在自己的夢境中繼續睡覺。”長劍以略為調侃的語調,蔑視的說道。

    “好久不見,別突然所那么傷人的話嘛。”我像八卦主婦似的朝對方擺了擺手,然后臉色一正,單手抱胸,微微鞠30度躬,優雅的比了一個紳士禮節。

    “好久不見了,吾友,艾芙莉娜。”

    “是呀,好久不見,吾友,兔斯基。”

    我:“……”

    艾弗利亞:“……”

    “切,一陣子沒見,你連幽默細胞都退化了。”我不屑的用眼角瞟了它一眼。

    “那是看到你這張足夠幽默的臉,我就已經很滿足了。”艾弗利亞回以唇槍舌劍。

    “……”

    這家伙,比上次見面的時候,嘴巴又犀利了不少,難道在這些時間里,他天天都在練習單人相聲?

    “好吧,這次來又有什么事?”

    我一屁股坐下,半靠著……話說,背后有東西被我靠嗎?

    沒有,所以我直接躺下去了。

    “要我說幾次,并不是我將你帶到這里來的。”

    艾弗利亞不滿的抱怨道:“說實話我也很苦惱,隔三岔四的就有笨蛋過來騷擾我平靜的生活。

    “原來除了我以外,還有其他人來呀。”我大奇。

    “不,沒有,就只有你一個。“艾弗利亞用十分肯定的口吻,立刻說道。

    “……”你就是在拐彎抹角的罵我是笨蛋是吧,我說這可是人參公雞哦混蛋!

    “好吧,撇開這個話題不論,難得來一趟,你就沒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比如說哪里有寶藏,再比如說哪里有寶藏,又或者是比如說哪里有寶藏之類的。”

    我搓挪著指頭,露出金幣狀的眼神。

    “你隨便找個地方把自己埋了,過一萬年之后,就是一處寶藏了。”對于我的財迷性格,艾弗利亞給予了毫不留情的藐視和吐槽,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

    “埋之前別忘記挖空內臟,往里面塞滿香料……”

    好吧,和他提起埃及法老王什么的,都是我的錯,我犯賤……

    “究竟有什么事,您老就直說吧。”我淚流滿面的喊道,這家伙果然不愧是活了億萬年的生物,太毒舌了,已經青出于藍,我不是對手。

    “咳咳,好吧,竟然你那么誠心誠意的問我,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艾弗利亞煞有其事的咳嗽幾聲,潤了潤嗓門。

    “命運的齒輪,終于不可避免的……”

    “命運你妹呀!齒輪你妹呀!”我忍不住打斷咆哮道,曾經吐槽過的捏他,再拿出來有意思嗎?

    “真想看看,你埋在地里面的那截,是不是一個棒槌。”

    我忍不住用懷疑的目光注視著艾弗利亞的下面,據說暗黑人類還沒有開化的時候,就是喜歡制作一把長劍,長劍末端插個錘子,能砸能劈,很是了得。

    當然,還有傳聞,這個形狀是根據男人那玩意制作而成的……

    此傳聞杜撰于《吳凡大陸游記》,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查查,咳咳。

    “你可以試試看嘛,將我拔出來不就清楚了嗎?”艾弗利亞用極具誘惑性的語氣說道。

    “拔就拔,誰怕誰?”

    我牛X哄哄的鼻孔一噴氣,咱現在的實力可是今非昔比了,難道還連你半步都接近不了不成?

    “碰——”

    慘叫聲響起。

    “混蛋,我可是領悟了偽領域的強者呀,怎么可能還是和以前一樣?”而且和上次相比,依然是在離艾弗利亞同一個距離被彈出去,難道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一點都沒有進步?

    “偽領域?”

    艾弗利亞用很傻很天真的語氣,重復著我剛剛透露出來的字眼:“偽領域是什么東西?”

    “……”我和你這個老古董沒有可以溝通的語言。

    “究竟要達到什么實力,才可以靠近你。”我揉在通紅的鼻子,不甘心的說道。

    “說了怕打擊你。”艾弗利亞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說吧,我這個人沒什么優點,就是神經夠粗。”我重新露出不屑的眼神,一副你太小看我了的模樣。

    “說的也是,但這是可以自豪的優點嗎?”艾弗利亞冷不防遭到一記鄙視的目光,不由嘀咕起來。

    然后,整個世界開始劇烈震動起來。

    四周的白霧散開,露出頭頂灰蒙蒙的天空,世界剎那間由一片白色,變成死氣沉沉的灰色,一股浩大悲涼的氣息彌漫開來。

    白霧散開之中,露出一具具形態各異的尸體,或倒在地上,或者站立于地,或者和敵人同歸于盡,惟肖惟妙的展在我面前,訴說著這場戰斗的激烈和殘酷。

    這些尸體,被上都長著一雙雙巨大的翅膀,四翼的……六翼的……我愣是沒有見到一個實力在大魔神巴爾以下的。

    而艾弗利亞插著的小山頭,也開始高高隆起,,泥土破裂,露出一具一具尸體,堆積成山,艾弗利亞正插在這座巨大尸山的最頂端。

    眼前這副景象,不正是我和艾弗利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所見到的魔神戰場嗎?當時的艾弗利亞,也一如現在這般,寂寞的豎立在尸山頂端,仰望著灰蒙蒙的天空不知多少億萬年。

    “看到了嗎?小子。”

    艾弗利亞的聲音,從那高高的尸山上傳了下來,仿佛天威一般,帶著無窮無盡的威嚴,我曾以為,入夢以前面對的巨大雪崩,已經是最恐怖的威勢了,但是在這股聲音面前,什么也不是。

    “如果你的實力,能達到這些尸體的程度,那么,或許就有資格靠近我了。”

    艾弗利亞所指的尸體,是指它腳下的尸山,而構成這座尸山的尸體,僅僅是外面那層,就沒有一個是少于六只翅膀的。

    然后,白霧再次籠罩這個世界,艾弗利亞腳下的尸山,也慢慢縮小,被泥土所覆蓋,重新變回那個小土包。

    “怎么樣,嚇壞了吧,哼哼,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艾弗利亞那恢復了平時口吻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的確嚇了一大跳。”

    我由衷的驚嘆道:“就像看到秋天的青菜到冬天的青菜再到春天的青菜一樣,時間的變化,季節的流轉,真是可怕呀。”

    “混蛋,你是在拐彎抹角的罵我吧,不一樣是青菜嗎?有什么不同?你就是想罵我菜是吧。”艾弗利亞敏感的察覺到了我話里的意思。

    “怎么可能相同呢?”

    我豎起食指,輕輕一笑:“維拉絲告訴我,羅格營地冬天的青菜可是特別貴喲,我剛剛是在贊美你,知道嗎?”

    “是……是那樣嗎?”

    艾弗利亞畢竟還是個單純的孩子,立刻就從青菜的思路轉移到貴賤的問題,然后陷入了糾結狀態,不知道該不該為我的“贊美”而高興。

    “咳咳,話說回來,你直接告訴我,想要靠近你要六翼級的實力,不就成了嗎?干嘛要費那么大陣仗。”

    我咳嗽幾聲,打斷了艾弗利亞的思考,可不能讓他從青菜和價格之中拐過彎來。

    “你以為我想嗎?這是在提醒你,別以為提升了那么一點點實力,就沾沾自喜,你還差的遠著呢,偽領域?在我們那個時代,根本就沒有這樣低層次力量的劃分階段。”

    “是是是,知道你那個時代都是牛人縱橫,四翼滿天飛,六翼多如狗了,真是的,自己有幾分斤兩,我心里自然有一本明帳,難得變得厲害一點,稍微高興一下不行嗎?”我抱怨的搖頭晃腦道。

    “你就是想提醒我不要得意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先走了。”說著,我朝它揮了揮手,轉身走人。

    “哎,不留多一會嗎?”艾弗利亞的語氣頗為惋惜,一個人待在這里的確很寂寞。

    “不了,群眾紛紛表示要減少你的戲份。”我頭也不回的招手說道,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腳步一頓。

    “話說回來,雖然以前似乎問過一遍,但是我還想再問問……”我回過頭,困惑的看著艾弗利亞。

    “我……究竟該怎么樣才能回去呢?”

    “雖然我回答過一次,但是再回答一次也無妨。”

    艾弗利亞的語調變得悠閑起來:“我不知道。”

    “來來來,坐下,繼續跟我講講你那個世界的故事吧,說不定我能稍微透露一點力量提升的辦法給你哦。”

    “切,你每次不是這樣說?有哪次實現過承諾?”我鄙視的看了它一眼。

    “好吧,看在你那么可憐的份上,今天就給你講講比安卡的故事吧……”

    ……

    朦朦朧朧的張開眼睛,眼中的景象依然是一片白色,不過稍微偏一下頭,色彩便立刻豐富起來。

    直到現在,我才敢確認自己似乎還活著。

    躺在床上,視線從白色的帳篷頂完全偏移過去,填滿著我視眶的,是一片的墨綠色,十分眼熟,我不禁想伸出手去撫摸,全身卻傳來一陣針刺般的疼痛,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

    “吳大哥,你醒了。”

    墨綠色頭發的女孩,立刻將趴伏在床邊的腦袋抬了起來,眼睛充盈著晶瑩的淚水,似乎想大聲喊出來,發泄自己的內心喜悅,又怕吵著了我,那副驟然驚醒后,立刻捂著小嘴小心翼翼起來的模樣,讓人想笑,又覺得楚楚可愛。

    “琳婭,傻瓜,哭什么哭呀,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想伸手去擦拭那潔如白玉的面龐上流落的淚珠,卻悲哀的發現,手連動彈都無法動彈。

    “嗯~嗯~,不哭,吳大哥說什么,我都聽,只要你能答應以后,永遠也不要離開我,就足夠了。”

    琳婭嘴里這樣說著,眼睛卻哭的更加厲害了,豆大的珍珠不斷從她面龐上滑落,打濕了潔白棉被。

    “還說什么都聽我的呢,該打屁股。”看著琳婭哭個不停,我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拜托誰能給我本戀愛寶典,讓我看看該怎么應付這種情況吧。

    好在,琳婭畢竟是個自制力極強的女孩,哭了一會,就不好意思的擦著自己的淚水,臉紅起來,眼睛也紅的像兔子一樣,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才好。

    “吳大哥,我都看到了哦。”好不容易平復下心情,一雙纖纖玉手,從棉被里鉆進來,緊緊握著我的手。

    “都……都看到什么了。”

    剎那間,仿佛有千萬伏電流從琳婭柔若無骨的小手傳過來,讓我全身一陣抖動,語氣也變得結巴起來。

    琳婭寶貝,你輕點,吳大哥我現在可是全身如針扎呀。

    “看到吳大哥在山上的英勇身姿了。”琳婭輕輕吐著香氣,情意綿綿,波光流轉的媚眼,似乎能滴出水來。

    “英勇身姿什么的,說的好像一樣,怪別扭的。”

    我苦苦一笑,有人能體會得到這種感受嗎?別人當著面夸你身姿英勇的時候,哪怕眼睛再怎么真誠和崇拜,也會渾身不舒服吧。

    “是呀,像個笨蛋一樣,明明雪崩來了,還要站在那里,真是個大笨蛋呢。”這樣喃喃說著,琳婭眼中的淚水,大有重新泛濫的趨勢。

    呀,這種說法就更讓人高興不起來了。

    “不過……”

    輕輕握起我的手,貼在自己溫濕的香臉上,琳婭喜極而涕的接著說道:“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吳大哥,喜歡的不得了。”

    還沒等我開口,嘴巴已經被一對柔軟香滑的櫻唇堵著,讓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害羞矜持方面僅次于的維拉絲的琳婭,竟然會在這種環境,主動獻吻?

    感覺一切都值得了。

    只是,全身好疼呀,完全感受不到琳婭寶貝難得一次獻吻的快感,該死的……

    腦子里迷迷糊糊的抱怨著,我又睡了過去。

    第二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床邊已經多了許多人。

    是白狼他們,當然,少不了小狐貍,還有假笑王子克里斯,讓我驚訝的是,白狼的妹妹,萊娜竟然也在。

    我曾經提議做一副輪椅給萊娜,而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白狼他們已經做好了,萊娜正做在輪椅上,手里捧著一束鮮花,窗外的陽光照射在她那白皙圓潤,沒有一絲瑕疵的潔美面龐上,映襯出一幅完美的畫卷。

    琳婭則是端莊恬靜的坐在床邊,大概是有人在一旁,她的神色可比第一次醒來那時,哭的稀里嘩啦的樣子好多了。

    大家都面帶微笑的看著我,情形有點詭異,還是琳婭溫柔,輕輕的將我半扶起來,靠在床邊上。

    身子似乎沒有第一次醒來時的刺疼,但依然酸軟無力,一點勁都使不上,恐怕就是一個小孩過來,也能輕易將自己拿捏。

    “我說空氣怎么會那么憋悶,原來是你們全跑這里來了,去去去,都給我走,咳咳,萊娜可以留下……嗯,還有露西亞。”

    本來想無視掉小狐貍的,被她瞪了一眼,考慮到接下來一個多月,都可能處于虛弱期,要是被她惦記著,那可就大大的危險了,不得已之下,只好屈服于她的狐威,補充了一句,才讓她露出滿意的笑容。

    狠話已經放出來了,可是這些賴皮潑子依然不肯挪動腳步分毫,臉上的傻笑也一點不變,就連整個房間似乎也變得傻里傻氣的,怪不得說傻氣是會傳染的,果然不差。

    “凡大人,我服了你了。”

    一直傻笑的馬拉格比,向來大嘴巴說個不停的他,醞釀了許久,似乎才憋出這句話。

    “能傻笑成這樣,我也服你了。”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立刻讓馬拉格比氣的咬起牙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湊上來,就想用野蠻人經典的報復方式,裝哥們拍打我的肩膀,結果給護犢情深的琳婭擋在中間,美目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看的他不好意思了,撓著后腦勺訕訕的退下了去。

    所以說,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朋友兄弟都是浮云,只有妻子好呀嗚嗚~~

    “兄弟,我們又欠下你一個大人情,真不知道該如何才還得了。”白狼還是那么酷酷的,連笑起來都一本正經的樣子。

    “凡長老,我代表狼人一族,感謝你的大恩大德。”克里斯深深的鞠了一躬,臉上的假笑換成了真誠。

    “咳咳,你們也不必放在心上。”受不了這樣的氣氛,我咳嗽幾聲,腦子里急速思索著說辭,眼珠亂轉,然后沖口而出。

    “我只是一時手癢而已。”

    眾人:“……”

    端著熱水過來的琳婭,更是腳步一咧,險些將熱水倒灑。

    看眾人都一副很無語的樣子,我轉移目標,目光看向萊娜:“萊娜妹妹,想不到吧,以前都是你躺在床上,現在可完全反過來了。”

    本來以為溫柔可人的萊娜,會用賞心悅耳的聲音安慰自己,沒想到她卻將臉一沉,一副很生氣的樣子。

    “凡大哥,還記得出去之前,你答應過我什么嗎?”

    “當然記得,不是平安回來嗎?你看,我現在不是平平安安嗎?”

    我心里一突,像萊娜這種恬靜柔和的女孩,突然生起氣來還真有幾分威懾力,連忙張開展著雙手以示自己沒事。

    “這才不叫平平安安呢。”

    萊娜將臉湊上來,雪白的指頭,指著我的鼻子,氣呼呼的說道,然后神色突然之間又柔和下來。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凡大哥,多虧了你我們才得以逃脫一劫,你是我的英雄。”說著,將手中的花束輕輕遞給我。

    “這可是萊娜親自采摘的哦。”一旁的琳婭輕笑著說道。

    在大雪山,花朵本來已經難得一見,更何況是身體虛弱,眼睛也看不見的萊娜,這份心意可真是比什么都要來得重呀。

    我感激的將花束收下,激動的難以言喻,然而萊娜的謝禮并沒有算完,她輕輕從輪椅站起來,雙手攙扶在床上,將文靜的小臉湊了上來,那有些冰涼,卻帶著女孩子柔軟觸感的嘴唇,輕輕在我額頭上點了一下。

    “這是獻給英雄的少女之吻哦。”

    潔白的臉頰染上了一層淡淡紅潤光澤,萊娜用微微急促的語氣,在我耳邊說道,然后重新坐回輪椅,微微用力的呼吸著,光是做出這些動作,就已經消耗了她大部分的體力。

    這種病弱體質,也是十分的讓人心動。

    我愣愣的摸著額頭,感受到上面殘留著的少女淡淡芳香,還有柔軟的觸感,目光觸及萊娜身后,微微苦笑起來。

    白狼這個大妹控,正滿臉悲憤的用力抓著馬拉格比的脖子,拼命搖了起來,可憐的馬拉格比,舌頭已經伸的老長,陷入靈魂出竅了。

    “對了,哥哥。”

    萊娜想起什么一般,可愛的雙手合十,輕輕喚道,白狼立刻在零點零一秒之內放下馬拉格比,蹲在萊娜面前,一副有大哥在,一切都沒問題的樣子。

    “謝謝你,這十多年來一直保護我。”說著,萊娜也輕輕在白狼額頭上吻了一下。

    酷酷的白狼大叔頓時陷入石化狀態,然后蹲在一旁角落戚戚的哭了起來,不知何時復活的馬拉格比,拿著我送給他的記憶水晶,記下了白狼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難得狼狽相,然后朝旁邊的庫克豎起大拇指。

    以后有要挾的資本了。

    喂喂,我說你們究竟來我這里,是為了干什么?

    看著馬拉格比和庫克彈手相慶,然后腦袋湊在一起看記憶水晶里的內容,白狼蹲在角落一旁流著鼻涕淚水,克里斯厚著臉皮在萊娜面前來回轉悠,企圖享受和白狼同等的待遇,我額頭上的青筋頓時根根爆起。

    “對了對了,凡大哥,你猜我當時見到了什么?”萊娜合著小手,笑意盈盈的說道。

    “當時呀,我感受到了一雙巨大的,十分漂亮的火焰羽翼,在自己面前展開,心里非常非常的安心,就是天塌下來了也不用怕哦。”

    感受到……火焰羽翼?!

    我詫異的看著萊娜, 心道這也太巧合一點了吧。(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xsnyq.live。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福建时时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