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繭

第三百八十四章 繭

小說:暗黑破壞神之毀滅作者:第七重奏01字數:7254更新時間 : 2016-12-21 21:26:19
    ……

    “來吧,人類,讓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吧。”

    身體膨脹了好幾倍,全身被暗紅色的地獄熔漿包裹著,宛如液體組成一般的加莫羅,用他那流淌著暗紅色流光的指頭指著我說道,語氣里充滿了不可置疑的沖天霸氣與自信。

    很強大,真的很強大,這是我除了法拉和卡夏以外,遇到過的最強的家伙,而且現在是自己的生死對手,讓自己恨不得千刀萬剮的敵人。

    這一刻,我全身的鮮血仿佛沸騰起來,心臟仿佛巨大的鐘鼓一樣,撲騰撲騰的發出強而有力的響聲,眼睛里充斥著不顧一切的瘋狂戰意,面對加莫羅的挑釁,我怒了,體內的狂暴力量更怒了,代表著殺戮,象征著毀滅的它,怎能容忍一個小小的惡魔在自己面前囂張。

    “吼吼!!!如你所愿。”

    兩眼實質性的瘋狂目光回應著加莫羅的挑釁,我狂吼著說道,然后如加莫羅一般,雙拳緊握,身體上的快快肌肉膨脹到最大,一股自瘋狂毀滅力量中涌出來的東西,慢慢從我全身的各個毛孔中散發出來。

    火焰,同樣是火焰,自從在路高因那次暴走以后,經過不斷的努力。我已經完全掌握了血熊變身后的火焰操縱,如今的我,比那時暴走后全身冒著熊熊火焰的火焰血熊狀態更為駭人,更加強大。

    猛烈的烈焰從我身上熊熊燃起,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焰瘋狂的咆哮飛舞著,向所有人展示它那壓倒性的力量,它不斷的膨脹,將我十多米高的巨大身體完全籠罩以后,尚不滿足,還在不斷的脹大著,直到形成一道上百米高的炎蛇,那熊熊的火焰不斷向上空咆哮著,竟似狂傲到要與整個天空比一比高低。

    過了一會。那百米沖天火焰才逐漸減小,卻并不是消失,而是慢慢的濃縮,顏色越發的濃稠。直至和我身體般大小才停了下來,恰恰將我的全身籠罩在里面,看上去就好像一巨熊形狀的火焰巨獸。

    此時,我也完成了自己力量的釋放,雖然并未和加莫羅一樣。身體膨脹數倍,但是咋一看,卻加莫羅的完全狀態十分相似,同樣大的體型,同樣是火屬性的力量,就連力量的表現形似也十分相近,不同的是,加莫羅全身流淌的是暗紅色的地獄巖漿,看上去就像全身液態化,而我身上則是燃著滔天烈火。看上去就像一團熊熊的火焰,無論是我還是加莫羅,看上去都仿佛能量化了一般,再也無剛剛的實體。

    此時,已經爆發出全部力量的我們,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火焰,無形中正在不斷的試圖將對方壓下去,這一斗,竟然將方圓幾十里開外的地方化為一片焦土,而原本腳底下那座矮矮的山頭。更是駭人聽聞的開始融化起來,化作滾滾的巖漿,就像雪崩似地朝外面涌去,直至整座山完全融掉。而我們腳下,也變成了一潭翻滾的熔漿,炙熱的火紅色將整個幾里以內的空間染紅,就連天空那無孔不入的太陽光也難以照進半分。

    這完完全全是一場災難,無論是我,還是加莫羅。都不是刻意為之,當然,此時我們兩個也不會在意這點小事,而這場被我們忽視掉的災難,卻意外的讓另外四個人,準確來說,應該是四人一狼很是狼狽。

    白狼他們在發現露西亞的狀態以后,M屬性發作,經過無聲的商討,終于決定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既不上前去做累贅,也不離開,而是選擇在外圍觀望,說不得在關鍵時刻,他們還能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幫上什么忙呢,當然,這是安慰露西亞的言辭,就連他們自己也不相信,以敵人的強大,己方四人能有什么作為。

    不過很快,他們就偶遇上了被我趕下來的小雪,四人一狼于是湊在一起,忐忑不安的往著山頂,當加莫羅的氣勢爆發出來的時候,四人終于明白,眼前的敵人究竟有多么的強大,而那個人卻正在單獨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卻是身為他的“王牌”的鬼狼王也不在身邊……

    想到這里,四人臉色刷得一下慘敗,搖搖欲墜的露西亞就想不顧一切的沖上去,好歹給我白狼他們攔了下來。

    然后,他們看到山頂上徒然出現了一只血色的巨熊,然后,加莫羅展現出它的完全之姿,再然后,那只血熊也爆發出絲毫不遜色于對手的力量。

    他們四人已經完全搞不動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意料之外的出現,完全超脫了自己所有常識的東西,那股突兀的感覺,用武俠劇里突然出現奧特曼來形容也不足為過。

    不過,他們可沒有時間發呆了,在那兩只怪物爆發以后,四人突然發現,即使與那座矮山已經隔了十多里的距離,但是依然有一股連冒險者也無法抵擋的炙熱氣流迎面撲來,四周的花草樹木迅速干枯自燃,瞬間便化為一團灰燼,而他們發現,自己的生命也正在緩慢的往下掉。

    最令他們驚駭的是,那座小山竟然融化了,在那兩只怪物爆發出來的力量下居然融化了,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呀,看著融成的熔漿如同雪崩似的從山上滾滾而下,他們除了撒腿就逃以外,別無他法。

    等后面平靜下來,周圍的空氣變得沒有那么炙熱,他們回過頭,才目瞪口呆的發現,那座矮山,竟然完全被融化掉了,而以那兩只怪物為中間的地區,已經變成了一片熔巖地帶。

    “壞蛋呢,那個壞蛋呢?”

    正當眾人被那兩只怪物所散發出來的驚天駭地的氣勢所吸引,瞪大眼睛看著或許自己一輩子也看不到一次的兩只強者級怪物對峙交鋒的時候,露西亞卻完全沒有心情想這些,腦海里全都是那個壞蛋的身影,看到那兩只如此強大和兇殘惡暴的怪物,想到自己離著十多里都逃得如此狼狽,那那個壞蛋豈不是……想到這里,她忍不住又落起了眼淚,恍恍惚惚的竟然無視那兩只怪物的氣勢,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發現不對勁的白狼哭笑不得的將她攔了下來,指著小雪好說歹說。才讓她相信對方并沒有事,因為如果主人遇難了的話,身為召喚寵物的小雪也會立刻消失,這時。露西亞才鎮定下來,當其他人看著那兩只怪物的時候,她卻將目光緊緊落在小雪身上,生怕它突然就一個消失了,可憐的小雪。堂堂的雪狼王竟被露西亞的目光看得渾身發麻,卻偏偏無從發火,只能不斷挪移著身體,不滿的嗷嗚嗷嗚幾聲。

    此時,我和加莫羅已經同時開始動了起來,兩個人都是斗勇好戰之輩,在心底瘋狂的戰意催動下,完全就將越是高手對峙時間越長這一點給無視了,只等我完成變身,加莫羅就撲了上來。而我卻也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發泄自己的力量,不約而同的一拳揮了過去,兩只火焰巨拳在半空相遇,在接觸一剎那,一股實質性的爆響聲從接觸點傳了開來,化為聲浪向四面八方傳了出去,而與此同時,源源不斷的火焰以拳頭為介質,向對方洶涌過去,都想將對方壓制下去。可是火焰的屬性和顏色雖然不同,但是能量大小卻是近似,誰也奈何不了誰,這樣僵持著。彼此的粗臂經脈盡突,那肌肉更是膨脹了一大圈,兩股火焰之力交錯在一起,竟然讓空間隱隱的扭曲起來。

    “碰——”

    大概僵持十多秒,我和加莫羅不約而同的將力量一收,同時向后躍了出去。這一擊只是試探攻擊,為得是比較一下誰的力量更強,既然得出了不相伯仲的結果,也就沒必要僵持下去了。

    而在我們離去以后,依然在原地交錯的兩股不同屬性的火焰,在失去了各自的依憑以后,猛地收縮,這正是能量爆發前的前奏,果不出其然,下一刻,便如威力放大了千萬倍的煙花爆開來一樣,無窮無盡的焰火洶涌噴發,縱使是在白天,那絢麗火焰依然奪目,百里之外清晰可見。

    澎湃而出的火焰瞬間便淹沒了我和加莫羅所站的位置,但是這點火焰怎么可能對我們兩個造成傷害呢,下一刻,身影同時消失在原地,一陣陣海嘯山崩的激戰聲從還未散盡的火焰里面響徹起來。

    “噗——”

    不知什么時候,加莫羅手上竟然多了一把五六米長的鋸齒大刀,握在右手上,猝不及防的向著我的肩膀一劃,頓時帶起了漫天的血花。

    “吼——”

    血熊的兇性已經完全被激醒,我不閃不避,視那入骨的傷口為無物,借著肌肉夾住刀身的一瞬間,反手一拳狠狠擊在加莫羅那張猙獰的丑臉上,頓時將它拍飛了出去,身體沖入地下的熔漿里面,濺起的一大片高溫熔漿,就像是一朵暗紅色的妖嬈花朵般在空中綻放開來。

    “嗖——”

    還沒等被濺起的熔漿浪花落下,加莫羅從里面一沖而出,虛虛落下,站在熔漿上面,兇狠暴戾的眼睛緊緊和我對視著。

    這一次交鋒,看似加莫羅吃虧的聲勢比較大,其實真正吃虧的是我,畢竟加莫羅是用刀,我是用拳頭,這一點有著很大區別,不過,當加莫羅看到我手臂上的巨大傷口正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愈合的時候,那液態一般的暗紅色臉上也不由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

    這種自愈速度,簡直比自己還要變態啊,這樣看來的話,那剛剛過的一招,也應該是不分勝負才對,他惋惜的搖了搖頭,多好的人才呀,真可惜。

    下一刻,它臉上露出了殺氣騰騰的猙獰,如此人才不能為迪亞波羅殿下所用,那就從這個世上徹底抹殺掉。

    “啊——”

    怒吼著,加莫羅擦地急速沖刺過來,好快的速度,就連地上的熔漿也被它沖刺的氣流帶出一條路子,我不甘示弱的也怒吼了一聲,迎了上去。

    說起我和加莫羅的實力對比,那還真難以說出個高下,加莫羅有翅膀,占據了空中優勢,但是在這種級別的戰斗中,這一點優勢并不明顯,因為無論它那雙翅膀再怎么靈活,也不可能比腳踏實地來得靈活,毫無策略的飛行。反而會被對手所乘。

    而另外一點,加莫羅的種族——巴羅格,這一類惡魔天生就對火焰免疫,但是。這也只是相對性的,大菠蘿就能輕而易舉的用火焰將這些火焰免疫的大惡魔燒成灰炭,而剛剛我發現,雖然自己的火焰對它造不成多大傷害,但他想要完全免疫也并不可能。更諷刺的是,我現在這種狀態,竟然也接近了火焰魔法免疫的狀態,加莫羅的火焰攻擊對我一樣造不成多大傷害,偏偏我們兩個又是玩火的,不難想到,這將是一場持久的戰斗。

    唯一令我擔憂的是,加莫羅的戰斗經驗,作為在地獄活了幾千甚至幾萬年的存在,它是一步步將自己的對手打敗。提升自己的力量,最終達到這種程度的,雖然力量被封印了許多,只有普通巴羅格的實力,但是經驗和技巧卻未被封印,在這方面和它相比,我雛得就像只剛剛破殼的小雞。

    也就是說,現在加莫羅和我處于勢均力敵的狀態,完全是因為它還沒拿出全部實力,在不斷的戰斗中。我發現,雖然自己和加莫羅的總體實力相當,但是他只拿出了七八成的實力,就和我現在全力以赴的狀態斗了個旗鼓相當。這就是戰斗經驗和技巧上的差距。

    “轟轟轟——”

    驚天動地的激戰聲響徹整個森林,感受到那兩股瘋狂殺戮的氣勢交織在一起,方圓千里以內的鳥獸更是競走爭飛,有些膽小的甚至惶惶的用前足抱著腦袋,深深的將自己埋入土里,全身瑟瑟發抖。在這樣的威勢面前,就算是魔王級別的怪物或生物,也只能選擇慌張退避。

    憑著自己數萬年的戰斗經驗,加莫羅輕而易舉的控制住了戰斗節奏,在它的牽制下,戰場并未擴散到其他地方,它可不敢保證如果自己隨處亂跑的話,會不會惹到那幾個不遜色于現在的自己的存在,雖然自己不懼這些人,但還是要先以迪亞波羅殿下交代的任務為重。

    就算他將戰場控制在周圍,如此激烈的戰斗,如此龐大的氣息,還是引起了許多人的注目,甚至連在精靈王城的冒險者也感受到了這股超級恐怖的氣息,再也無半分欣賞精靈王城的心思,紛紛將驚駭的目光望向同一方向。

    “你看如何?”

    在雅蘭德蘭的房間里,萊曼和阿爾托莉亞正親眼目睹著這場戰斗,在雅蘭德蘭的前面,竟然出現了一個球形的異空間,而里面顯示的,正式這場激烈的戰斗,兩只巨獸在火紅色的空間里不斷交錯的身影,在上面盡瞰無疑,憑著千年的學識和力量,雅蘭德蘭竟然能避開我和加莫羅的探知,使用不知名的魔法將戰場上的景象搬移過來,和現場直播完全沒有區別,而且還是立體的,不愧是有著史詩級預言者之稱的大陸第一預言者,和她相比,年輕的阿卡拉那是望塵莫及。

    “很強大。”

    阿爾托莉亞的聲音永遠是那么的嚴謹認真,一絲不茍,那碧綠色的瞳孔透露出凝重,而一旁的萊曼則是早已經看呆了。

    “和你相比怎么樣?”雅蘭德蘭瞇著眼睛問道。

    雖然阿爾托莉亞覺得這樣的問題毫無意義,但是畢竟發問的人是雅蘭德蘭,她認真的想了一下,藍寶石王冠隨著她低頭沉思的動作而被光線所照,散發出天藍色的高貴光芒,讓阿爾托莉亞的身姿更顯雍容華貴,王的氣勢和風度一覽無遺。

    “除非能將‘亞瑟王之淚’上的封印解開,否則現在的我,毫無勝算。”一會兒,她鄭重開口,右手穩穩握上了腰間那把隱約透露出古樸華貴的單手重劍。

    這樣說著,身為王的阿爾托莉亞并沒有露出絲毫動搖的神色,縱使自己的實力不如對方又怎么樣?王不以自身武力而自持,王不一定是最強者,最強者也未必有王的資格,王所擁有的,所代表的,是集體的力量和意志,當她掌握并發揮出這股力量的時候,最強者也必須向她低頭。

    “你說的不錯,看來小阿卡拉還真是撿到寶貝了。”

    雅蘭德蘭輕笑著說道,明睿的目光觸及阿爾托莉亞腰間的重劍,竟然也流露出一絲崇敬,也不知這把劍在精靈族中究竟有著什么名堂,竟然能讓她這個地位超然物外的大長老也露出這樣的神色。

    阿卡拉撿到了寶貝,精靈一族又何嘗不是呢,或許。百年以后,人族將出現一個所向披靡的強者,然而就算再怎么強,也只是一個人而已。但是精靈一族,將出現所向披靡的王者,帶領著整個種族所向披靡的王者,從這一點上便可高下立判,看來上帝最終還是沒有放棄我們精靈一族啊。雅蘭德蘭看著仔細觀察著戰斗的阿爾托莉亞,欣慰的感嘆了一聲。

    然而,留給自己的時間卻不多了,別說百年,這個相對平穩的時期,能再維持十年就已經不錯了,想到這里,她的目光復又一黯,正是這種認知,才促使她和聯盟作出這樣的決定。上位者無情,那也是被逼的,身處高位,許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如果可以的話,自己或是阿卡拉,誰不想做個有人情味的長老呢?

    這時候,正在仔細觀看著戰斗的阿爾托莉亞目光突地變得銳利起來,就像是由一把古樸尊貴的劍鞘里抽來來的銳利寶劍,散發出來的氣勢。竟連雅蘭德蘭也被壓下去了幾分。

    “落入下風了。”她輕輕說出這五個字。

    在成一名王之前,在學習成為一名王的知識之前,阿爾托莉亞先是一名劍士,同樣是聚眾多光芒于一身的她。憑著獨到的眼光,自然一早就看出了加莫羅并未使出全力,這種情況,已經在她的意料之中。

    任何人都可以死,但是他絕對不能,不然。那么多犧牲就全都白費了,精靈族和聯盟也將勢如水火,這是阿爾托莉亞絕對不允許的。

    所以,縱使是穩如阿爾托莉亞,也皺起了眉頭。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

    雅蘭德蘭只是輕輕這樣說了一句,阿爾托莉亞和萊曼長老頓時放下了擔憂,在整個精靈族,沒有任何人會懷疑雅蘭德蘭的語言,阿爾托莉亞也不例外,她相信雅蘭德蘭,正如相信自己一樣。

    另外一邊,我和加莫羅依然立于熔漿之上,互不對讓的尋找著對方的破綻,只是和加莫羅殘忍的笑著擺弄自己的大刀的從容對比,我顯得多少有些狼狽,身上還留下四五道深淺不一的口子,雖然正在迅速凝合著,但這種快速回復也是需要消耗能量的,長此下去,我消耗的能量將比加莫羅要多上許多,勝利的天平也會慢慢傾斜到他一邊。

    加莫羅正在逐漸施展出它豐富的戰斗經驗和技巧,在戰場上牢牢的將我壓制住。

    “不對勁,很不對勁,你讓我感到失望。”

    戰斗一緩和下來,表現欲旺盛的加莫羅又犯起口賤了,它一邊裝模作樣的輕撫著自己長刀的刃口,一邊搖起了頭。

    “就算是經驗和技巧上的差距,憑著你所散發出來的本能的殺戮和毀滅氣息,也不可能弱到這種程度,你在壓抑著自己的本能,讓自身的力量無法完全發揮出來,我說的對吧?”加莫羅侃侃而談,好像真有這么回事似的。

    事實上,他說的一點都沒錯,狂暴力量又豈是那么容易控制,為了不讓這股力量反過來控制自己的神志,我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與之對抗,戰斗起來自然束手束腳,力量也無法完全發揮出來。

    要是小幽靈在這里就好了,這種想法在我腦海間一閃而過,接著又被我否認,先不說我不想永遠依賴小幽靈變身血熊,就算有她在,能完全控制這股狂暴的力量,和加莫羅對抗,恐怕也比現在好不到哪去。

    我和加莫羅之間的差距,并不是這一點小小的力量,而是絕對性的經驗和技巧的優勢,這一點,就算小幽靈來了,也無法幫我彌補過來。

    在和加莫羅戰斗的過程中,他的戰斗方式深深的震撼了我,雖然和卡夏戰斗過不少次,但是,她的身子畢竟不同我血熊一般龐大,所以許多技巧并不可參考。

    然而,加莫羅無論是體型,力量,靈巧度,又或者是屬性,都和我相似,和它戰斗的時候,它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技巧,都令我發自內心的震撼和佩服,原來,還可以這樣做。

    不過,加莫羅的經驗技巧縱然可怕,但是最令我震撼的,還是它所表現出來的氣勢,在它那雙從地獄熔漿透露出來的目光里面,我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東西,那是一種無法訴說的感覺,它就好像戰場里的上帝一樣,凌駕于它那瘋狂而又完美的攻擊之上,一雙操縱所有事物的,除了戰斗以外不帶絲毫其他雜質的奇妙氣勢。

    這已經不像是戰斗經驗和技巧的范疇,而更像是里經常提到的,一種戰斗的境界。

    這種可怕的氣質,讓我心驚之余,腦海里仿佛抓住了一絲什么,就像在迷霧中慢慢的,慢慢的摸索,心里頓時有了一種明悟,只要我能領悟這種奇妙的境界,就不會再被加莫羅死死壓制住。

    甚至,反敗為勝。

    *

    沒有悲劇,萬歲!!(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xsnyq.live。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福建时时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