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妖刀之鳴鴻天下 > 第七十九章 抬望眼,仰天長嘯(2)

第七十九章 抬望眼,仰天長嘯(2)

小說:妖刀之鳴鴻天下作者:微塵陌上字數:3725更新時間 : 2019-10-25 04:44:18
    .

    眾人聽得歌聲,循聲看去,只見遠遠的天鵝湖畔,簇簇盛開的花叢中,一個頭披白紗的少女,身形高挑裊娜,手捧鮮花,正在向她們招手示意,旁邊有一個年歲稍小的少女腰懸佩刀,站在她旁邊不遠處,似是警戒。

    梅朵兒與淳于緹縈見了,兩人亦是舉起手來,向那白紗少女揮手示意。

    梵香定睛看去,正是昨天在茲獨河口遇見的那兩位少女,心中微感詫異。

    淳于緹縈轉過頭來,輕輕一笑,對梵香說道:“這位姑娘便是精絕古國的公主,名叫阿依古麗。北宮鬼子入侵時,她利用城中一處非常隱秘的倉庫,保護了三百多個孩子,為這古城留下了生命的種子,而她的親人與其他城民卻死于刀兵之中,她很堅強,在鬼子兵撤離后,她便帶著這些孩子們用遺留的物資在城中艱難的生活,我們來以后,便拿出遺留的物資,幫助我們安頓難民。現在,城中漸漸恢復往日的面貌,跟她的無私奉獻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我們都很喜歡她,我們這就過去吧。”

    “好的,我們過去。”梵香點點頭。

    五人帶著眾女子向阿依古麗走過去。阿依古麗與阿伊莎見了,奔跑著,向他們迎了上來。到了梵香等人面前,看著大家說道:“你們終于回來啦,我們擔心了一天一夜了呢,……我們打了勝仗,對吧,呵呵。”

    梅朵兒與淳于緹縈看著阿依古麗,笑著說道:“呵呵,是呀,你猜猜,是誰帶著我們打了這個大勝仗。”眼睛不由向梵香看了一眼。

    “嗯,是誰呢,我猜,……是這個英雄,對吧?因為以前……呵呵。”阿依古麗微笑著,眼光從梅朵兒與淳于緹縈二人臉上慢慢滑過,晶瑩的亮光,在那雙美麗的藍色眼睛里閃動,然后落在梵香臉上,神情欣悅,說道:“嗯,我沒說錯吧,朵兒姐姐。”

    梅朵兒與淳于緹縈看著阿依古麗,微笑著,點點頭。

    阿依古麗走到梵香面前,看著梵香,嫣然一笑,將手中的那束鮮花捧至梵香眼前,道:“大英雄,我把這束花送你,謝謝你!”說起話來,眼睛彎彎的,總是一臉笑意,立體的五官加上精致的妝容,極致美麗。

    梵香頗有些不自在,忙擺手遜謝道:“你過譽了,戰斗是大家一起打的。”

    “呵呵,梵香大哥,你便接了這花罷!沒有你的參戰,我們,我們現在說不定……”梅朵兒等幾人看著梵香,笑著說道。

    “好吧,我便代表全體戰士接下這花了。”梵香接過花來,在鼻下輕輕嗅了嗅,道,“這花兒真香!”

    “那當然啦,花兒是我們精絕綠洲的精靈,你看,是它們將我們的世界裝扮成了天地之間最美的地方!”阿依古麗回頭向四周看去。

    大家隨著她的眼光看去,只見雪山映照之下,點綴于茲獨河尾閭地帶的這個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的綠洲小國--精絕古城,坐落在一個高高隆起的沙丘之上,遠遠看去,地勢形如蓮花,漫山綠意,點綴著美麗的小花,牛羊成群,讓人浮想聯翩。沙丘之下,林木與草原有絨布般的質感,自然形成的溝壑,在明暗光影里也顯露出妖嬈的形態,特別是那低矮的山崗,沒有尖利的棱角和陡峭的邊緣,有的曲線平滑,有些山崗珠潤玉圓,一片蔥濃郁郁景象。它有充滿人世間最具質感的田園詩一樣的畫面,此時漫步于精絕的青青草場,對眼睛來說,是一場一生難忘的盛宴,讓人不禁感嘆:這才是夢中的童話吧。

    精絕綠洲沒有崇山峻嶺,但是它的河網、堤壩和圩田都構成了獨特的風光。每寸土地擁有大自然最美風景的密度,可謂大千世界里的一處凈土。

    戰火帶來毀滅,而和平只能修復創傷,但唯有大自然才能修復一切,包括心靈。

    每到五月,精絕的大地就變成了畫板,被鮮花淹沒。縱橫的花田,交錯的河道,湖面的天鵝組成了精絕這道世上獨一無二的風景。

    在這里你能看到:

    大漠、戈壁、峽谷、雪山

    森林、湖泊、河流、草原

    各種極致的美,毫無保留地鋪展在眼前

    未經人工雕琢,原始而又震撼

    人生,至少要有一個五月留給精絕。

    是呀

    除了這一生

    我們沒有下一世的時間

    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吧!

    梵香等眾人流連在這神奇的綠洲美景之間,此時日已西斜,火紅的霞光鋪在這片靜謐而古老的土地上。他們站在精絕古城東門外的草原上,遠遠地看著這座載滿苦難的古老卻又年輕的城。

    精絕古城地處于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位于昆侖山東北部,處于茲獨河下游尾閭之上。

    茲獨河發源于昆侖山北麓的呂什塔格冰川,茲獨河河床平均寬度達兩里,河水由南而北流,流經的距離達500余里,最后深入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腹地,匯成這一面闊大而清澈的天鵝湖,而水系范圍便是“精絕綠洲”。

    精絕綠洲,背倚莽莽昆侖,面朝無垠沙漠。全境沙丘連綿,地勢南高北低,自西向東傾斜。每年五到九月,茲獨河水流量占全年的百分之七十九。其它時間,中游以下基本斷流,主要靠泉水補給。水系范圍內,可種植小麥、粟稷、玉米、棉花、蔓青、白菜、飼養羊、牛、駱駝、馬。茲獨河尾閭地帶的沙丘與沙嶺之間,南北約五十多里長,東西約二十余里寬,在這遼闊美麗的土地上,遍布著寺院、官署、住宅群、種植園、皮革、冶鐵作坊和墓地等遺存。

    他們沿著沙丘東面的草地向精絕古城走去。

    一群人在砍伐著城外的紅柳木及其他各種樹木,想是用以修繕已被戰火毀壞的居所建筑。由于生存環境的嚴酷,逃難到此的人們為了阻擋風沙,用粗大的胡楊木作為房屋的主要框架,再以蘆葦、紅柳條編織成墻,在墻上薄敷泥土,或者在墻外再編織籬笆。

    “順風倒咧……”幾個半大的少年人及一群老者遠遠地拉緊拴在胡楊木上的繩子,喊著嘹亮的號子,一棵在五月里枝繁葉茂的大樹轟然倒下,梵香感到地面輕輕抖動了一下。

    那些逃難至此的人類和妖眾們,齊心合力,拿起斧頭和短鋸,將整片整片的樹林砍到,一些人開始從巨大的樹身上去掉枝丫,修平凸起物,便如在為一個死去的人整理遺體。樹上掉落的枝葉就像頭發,一縷縷散落在草原上,狼藉一片。整理好的樹干很快被一些年輕的女子用滑橇拖走了。只留下枝葉、樹皮,像殘損的肢體躺在地上,沒有知覺。

    數日來,在他們的斧頭和短鋸下,草原上大片的林海化為荒山禿嶺;只剩一些矮矮的短樁掩映在離離的原上草中,似乎想要告訴后來的人們,我們曾經在這里存在過。

    這群避居于此的外鄉人,似乎覺得這些本不屬于他們的物種,現在任由他們占領使用,毫無敬畏之心,是理所當然的。他們的砍伐只能用瘋狂來形容,那些搖曳多姿的紅柳樹、亭亭如蓋的青桑、堅忍不拔的沙棗樹,以及胡楊木、杏樹、桃樹、蘋果樹等,連五月的蘆葦也未能幸免,見什么砍什么,各家各戶無組織無紀律,自作自為,幾百把鐵斧、砍刀、短鋸,能用到的工具都用上,連日來,一群人如同一群蝗蟲,所過之處,只剩下一片樹樁。

    人們越砍越遠,只留下地上光禿禿的樹樁。

    梵香走過去,輕輕撫摸那留存下的樹樁嶄新的斷面,就像一道碗口大的傷疤,一滴滴的汁液滲出,宛如透明的血液,他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種軀體被斬斷或刺穿的劇痛。他抬起頭來,看見梅朵兒與淳于緹縈站在他的身前,眼含淚水。她們的手,也放在了這樹樁的斷面上,輕輕撫摸,那兩只手就像撫摸著一個嬰兒的光潔皮膚,向他傳示著心有戚戚的痛楚與顫抖,乃至共鳴。

    為了一時的避沙遮陽,他們盡可能的砍伐所能見到的高大植株,此時的精絕古城可以說是全由木結構建筑構成的城市,可以想見,使用的樹木會有多少。正是這種無節制的砍伐,造成精絕的樹木日益減少,直接導致日后水源更為減少。或許,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這個世界不同的地域發生,而幸存的人類無動于衷。

    一些偉大而古老的遺存,沒有毀滅于戰爭時期,卻消失于和平年代,這對于活著的人,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所有這些曾經在這個世界上繁榮過的、喧鬧過的、驕傲過的、閃爍過迷人色彩的偉大存在,如今,連同它們創造的絢麗文明,權力與財富、光榮與夢想,終將統統被人類無情的貪婪抹掉,無一幸免!

    反思人類的歷史,人類永遠是是貪婪的,往往吃一塹不能長一智。

    五人站起身來,遺憾的看著這里曾經蔥蘢一片的樹林,漸漸的走過了這片草原,向精絕東門走去。

    越走越近,可以看見那用夯土構建的宏偉的王城高墻,已經被數月前的那場戰火摧毀了,只剩一些殘垣斷壁的遺址被蒸騰砂礫掩埋了。環繞古城的城墻大多已化為鐵蹄之下的灰燼。此次兵災,史書并未留下切實記載,唯記整個精絕古城都化為廢墟,精絕遺民四散逃離,這個繁盛千余年的古國,徹底消失于烽煙的塵埃中,而將以嶄新面貌重現于世。

    殘破的王城遺址內有護城河、城墻、大佛寺、可汗堡等硝煙散盡后破敗不堪的建筑,依稀還能見到只有后來避難的城民,經過數月的努力,漸漸圍墾起來的綠洲屯田,使這里開始恢復一些往日的生機。

    梵香與眾人跨過已經干涸的護城河,走進古城已經廢棄的巨大城門,走過殘缺的門洞,踏上城中的街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xsnyq.live。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福建时时彩首页